脈流鎮的委託任務

B路線:
  不知道身在何處,龍時率領大家四處尋找出口。尋找的期間地震不斷的持續著,遠方還不斷傳出
  爆炸和詭異的聲響。
  大量的未知圖騰、泥偶小人和天秤偶不時從各處冒出窺視你們。龍時提議再往內部移動深入調查
  遺跡,探查後果然發現到了花岩怪的不尋常壁畫---
  
到底遺跡內部有什麼東西呢?而最後龍時和訓練家們該怎麼離開這裡呢?

=============================================================================

數千年前在脈流鎮附近的一個國家的首都,原本這個國家是將神奇寶貝視為神的使者並和神奇寶貝和平共處的城市,直到花岩怪因為寂寞而吞噬了108條人命後這樣子的平衡遭到破壞

「找到了!找到那個殺了我家孩子並把他們靈魂吞掉的花岩怪」
「花岩怪你好狠心啊~把我丈夫的靈魂還來」
一群憤怒的人們追著神奇寶貝花岩怪,在大殿中將奪走108條人命的花岩怪團團圍住

「我只是…只是想和大家永遠在一起、為什麼你們都要用這麼可怕眼神看著我…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被團團圍住的花岩怪哭著想替自己辯解,但是人類們聽不懂神奇寶貝的語言,只是當作花岩怪在那邊鬼吼鬼叫,更不用說去理解吃掉其他人靈魂的花岩怪想說什麼

「花岩怪要逃了,大家快把它困住」
「他在講什麼啊,難道是想吃了我們所有人讓這城市滅亡嗎?」
「乾脆直接殺了他吧,避免以後他出來害人」
正當人民正七嘴八舌正討論著要如何解決這隻花岩怪這時,有一名少女出來阻止
「請等一下各位,不可以殺了他,畢竟花岩怪好歹也是大神派來的使者之一」
其中一位憤怒的人民對少女所說的話感到不解於是對少女問說:「可是巫女大人!那傢伙已經殺了我們不少人了,難道真的要放過他嗎?」

「這點咱非常清楚,但是能制裁神奇寶貝的只有大神,畢竟神奇寶貝是神的使者,咱們人類是沒有能力去奪取神奇寶貝的性命」巫女向所有的人們解釋著,並走到花岩怪面前說:「雖然這麼說,但並不表示咱會放任著花岩怪的事情不管咱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花岩怪雖然咱沒有殺了汝的權力,但是也不能放任汝繼續吞噬的其他人的靈魂,所以咱決定將汝封印在此地,讓汝等待大神的制裁」

「不… …不要… …我不要再孤單一個人了… …」花岩怪向巫女求情,希望巫女能夠放過自己

「雖然咱很不想將汝封印起來,但這恐怕沒辦法的事呢。汝就好好的在封印裡好好反省自己所犯的錯吧」巫女說完,就施法將花岩怪封印在楔石之中

擔心後代子孫會誤觸封印將封解開使得花岩怪再次出來作亂,所以命人將這件事刻在神殿之中並將封印之術和如何解開封印的方法畫在神殿的牆上,另外在將所有的事情寫在書上,一共抄寫了兩本,一本供奉在神殿中由歷代的神官保存,另一本則是由自己保管,直到自己臨終之前才交由後代繼承

數百年後,這個城市由於發生了戰爭,當時的巫女預知未來知道戰爭是無法避免的,要是打起來這個國家是會滅亡的,於是要士兵將百姓通通撤離家園,當敵軍來襲時,巫女向神明祈求,求祂將敵人困住以掩護正在撤離的國民們,神明聽見了巫女的祈禱,在敵軍入侵首都時引發了火山爆發,讓敵軍們全部與這城市一起消失,而這個國家隨著時間的過去也漸漸的被世人遺忘,只有少數神奇寶貝還住在這裡,數千年後,這國家因為脈流鎮的大地震又重見天日了

「… …原來這裡以前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啊,看來有必要好好調查了。」秀河看著神殿裡的壁畫和從神殿裡翻出的史書說了這樣的話,又評估了一下能不能將壁畫帶走

「恩~雖然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地方,但是壁畫要走果然很不方便,還是拍些照片傳給安倍在好好調查,至於書籍和物品之類的就拿回去研究好了」秀河將找到的史書與飾品小心翼翼的收好,並從口袋拿出了智慧型手機,遺跡裡面專心地拍照,由於太過專注了根本就沒注意到一旁的伊亞在神殿裡照著壁畫中的儀式解開封印

「…這裡好黑… …好孤單… …好寂寞… …我到底被關在這裡多久了… …我想出去… …咦?有光… …」被幽禁於黑暗中千年之久的花岩怪看見了一絲光亮,決定往光的方向衝了出去

「伊亞你在做什麼!?」因為突如其來的地震發現伊亞握著搖桿的李奧非常驚訝,差點讓手中古董花瓶掉下去

「並沒有… …」雖然這突然而來的震動不確定是不是自己造成的,但伊亞還是心虛地將頭轉過去

「李奧你因該沒資格說人家吧」秀河認真地看著手拿著古董花瓶的李奧說著,而李奧則是笑著帶過

在震動停止後,墨琰發現繪有巨大花岩怪的壁畫那邊不對勁於是指著壁畫大喊:「大家,你們看!」
大夥順著墨琰的聲音看著那詭異的壁畫,龍時、墨琰與秀河做出了備戰狀態,不敢鬆懈,覺得裡頭會有出現恐怖東西

「這裡好可怕、是不是只要順著這道光走我就能脫離這可怕的黑暗… …嗚…突然變得好亮…我的眼睛張不開了」花岩怪努力地從封印中掙脫出來,當她恢復視力時卻看到一群人用種警戒的眼神看著她

「嗚… …難道你們不是因為原諒了我才把我放出來的… …為什麼要用這麼可怕的眼神看著我… …難道是想再一次把我關在那可怕的空間嗎?」剛從封印中掙脫出來的花岩怪因為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害怕再被關回去的花岩怪決定先下手為強,往離自己最近的伊亞與李奧那邊攻過去了

此時墨琰朝著伊亞大喊:「伊亞既然那邊有如何解開封印的步驟,那應該也會有封印他的方法吧」

「我知道了,花岩怪我會再次將你封印住的。封印他的方法… …居然被小單吃掉了!這下慘了!小單、莫伊就戰鬥位置,咦?你們兩個怎麼了,該不會是吃壞肚子了吧?就叫你們不要亂吃東西了!」發現大事不妙的伊亞,開始想辦法想帶著兩隻戰鬥不能的單首龍離開

「歐塔使用『扣打』,攻擊花岩怪」李奧讓大尾立對花岩怪使出『扣打』,但是花岩怪是邪惡加幽靈系的神奇寶貝,一般系的物理攻擊根本就無效

「我忘了花岩怪是幽靈系的神奇寶貝,伊亞我們死定了靈魂要被花岩怪吃掉了」李奧抱著自家大尾立痛哭

「樣樣在花岩怪與李奧他們之中建一道『光牆』,玥藍我們衝過去吧」秀河對著自家的咩利羊與藍鱷下達了指示,讓光牆擋住了花岩怪的攻擊,自己也跑到伊亞他們的身邊

「你們果然是來封印我的,再讓我變成孤單的一人的,那麼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你們就乾脆成為我的一部分吧」遭到大尾力攻擊的花岩怪,一聽到伊亞想再次封印自己對所有人發出怒吼並加重了攻擊力道,想要攻擊光牆之後的人

「照這樣看來樣樣的光牆可能撐不了多久了,伊亞、李奧抱歉了」秀河說完使出最大的力氣將兩人往後拋又對滾滾蝙蝠下達了新的指示「心夜用念力將他們接住,然後和織姬一起去找其他的出路」

「咦~為什麼我不能打花岩怪啦~我也想戰鬥啊~~」滾滾蝙蝠用念力將兩人移到安全的地方,對秀河抱怨道

秀河聽了,無奈地嘆息對滾滾蝙蝠說:「這次恐怕沒辦法呢,應為心夜得絕招是超能力系的,對花岩怪無效,而且如果花岩怪如果攻擊你,你會很痛。所以拜託你先去幫助其他人吧」

「我知道了,那秀河你和樣樣與玥藍都要加油喔,如果真的要跟花岩怪打就一定要打贏」滾滾蝙蝠鼓勵秀河之後,就飛向其他人那邊去尋找出口

「秀河!需要我跟墨琰支援你打花岩怪嗎?」館主龍時看著怒氣沖沖的花岩怪,擔心秀河會因此受傷,所以想來幫忙

「秀河,如果我們三個連手一定可以擊退花岩怪的」墨琰拿出剩下的神奇寶貝球準備參戰

「龍時、墨琰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我得拒絕你們。龍時手中的神奇寶貝在屬性上是無法攻擊花岩怪,再說我不能讓花岩怪有機會吞噬了你們的靈魂。」秀河話說到一半,稍微看了看遺跡四周又往李奧與伊亞的方向看了一下,思考了一會就繼續說:「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聽得懂神奇寶貝們在說什麼,所以我想試著和花岩怪溝通看看,如果到最後我和花岩怪無法成功講和而打起來,這裡肯定之撐不了多久就會崩塌,所以可能得麻煩你們想辦法先把其他人平安帶走」

「可是… …」身為委託人的龍時似乎還想說什麼,但這時墨琰就開口:「我知道了,那我會先跟龍時討論要是發生崩塌時該怎麼離開,而且我會多注意那兩個可以說是專門來搗蛋的訓練師,那麼秀河你自己也要小心點」
「恩,我會的」秀河笑著回應墨琰,之後就轉向繼續面對花岩怪

「人類,看你的模樣似乎聽得懂我們在說什麼呢」原本不斷在攻擊光壁的花岩怪因為看到秀河與其他PM之間的對話和剛剛他與其他人類的對話,心裡感到困惑,所以決定停止攻擊好好地問問眼前的人類

「我確實聽得懂你們神奇寶貝在說什麼,雖然以前在朋友家裡看過該如何封印你的方法,但我並不想用在你身上。因為我想跟你聊聊,我從壁畫與在這裡找到的古老史書得知在數千年前你是因為殺了108個人並將他們的靈魂吞噬才被人封印在這裡面的,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殺人的理由。樣樣解除『光壁』吧」秀河對著花岩怪承認了自己的能力,由於不想給花岩怪施加壓力於是要咩利羊把剛剛保護伊亞與李奧的『光壁』解除

「可是秀河,如果我將『光壁』解除了,那隻花岩怪如果攻擊你,你就會有危險!我不想看到你受傷!」樣樣不安地看著花岩怪,這時在一旁都沒講話的玥藍安慰著樣樣說:「沒關係的,樣樣你就照秀河所說的去做吧。我相信秀河他會想出解決辦法的,如果花岩怪真的去攻擊秀河的話,那我伊定會在他傷到秀河之前打倒他的」

「看來你還挺受神奇寶貝歡迎的嘛,人類,既然你能和我們溝通那我就讓你知道原因吧。」花岩怪看著秀河與夥伴之間的互動,心裡想著這個人或許能理解自己,甚至能讓自己得到救贖,決定將所有事情發生的經過都告訴秀河

「…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之後我就被封入砌石直到現在才出來」花岩怪將所有的事情說完,秀河聽完後,得知花岩怪攻擊人的原因,但還是有些地方是自己想不明白的地方於是便問花岩怪:「… …原來以前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你會攻擊別人的原應是因為寂寞,害怕其他人會應為死亡而離開你。不過是誰告訴你只要吞噬別人的靈魂,就能和其他人永遠幸福的再一起呢?將別人的靈魂吞噬了不就等於這人就永遠消失了嗎?」

「是個頭髮如同火焰般的女子告訴我的,那個人告訴我只要將靈魂吞噬掉,這些靈魂就會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並永遠陪在自己身邊,我已經… …已經不想再孤單一個人了!」花岩怪說完又對秀河展開了攻擊,秀河迅速地躲過花岩怪的攻擊並馬上對藍鱷下達指示「玥藍使用『衝浪』讓花岩怪退得遠遠的」

「我…我再也不想再獨自一個人度過漫長的歲月了,既然你聽得懂神奇寶貝們說的話,那就表示你是大神之子,那你就和你的夥伴永遠留下來陪我吧」被浪沖得有一段距離的花岩怪爬了起來,由於花岩怪不斷的被恐懼與孤獨侵蝕了自己的理智,所以又繼續朝向秀河和其他人使用了『影子球』連發

「大神之子?那是什麼我並不了解,不過我現在還不想死,看樣子似乎是談判破裂了呢。樣樣去其他人那邊用『光壁』保護他們,玥藍用『水槍』抵銷掉花岩怪的『影子球』」秀河一邊閃過攻擊,一邊要咩利羊去保護其他人,就在這攻防戰之中似乎破壞了不少東西,這時好死不死又發生餘震,秀河因為餘震的關係而摔倒,花岩怪見機不可失馬上又對秀河使出了下一波的攻擊。

正要爬起來的秀河,看到直逼眼前的影子球心想『這下完蛋了…』就在此時從反方向來的影子球打中了花岩怪所釋放出來的影子球,就在秀河面前抵銷了「奇怪剛剛那個『影子球』是誰放的?是墨琰家的伊布還是李奧家的大尾立?」由於能學會影子球的PM實在是太多了所以秀河無從得知是誰救了自己,這時秀河轉頭想要和對方道謝時非常錯愕,因為救了自己的PM是最近這幾天才剛成為自己夥伴的飄飄球「茉莉,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你不是應該待在外面嗎?」

飄飄球飄向了秀河,用帶來的繃帶和草藥幫秀河治療肩膀的傷口對著秀河說:「我因為擔心你的安全,所以偷偷跟了過來,而且安倍小姐還要我帶草藥和繃帶過來,他說會有人受傷,結果你居然是第一個用上的」

「為什麼你要阻止我,明明同樣都身為幽靈系的神奇寶貝因該能體會我孤單寂寞的感受,為什麼!」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花岩怪對著飄飄球怒吼道

「花岩怪我曾經跟你一樣,因為寂寞而到處拉人害得他們失蹤。直到我遇到了秀河,才讓我知道自己以前所做的事情只會讓自己更加的孤單。所以我才決定跟著他一起旅行的。秀河並不是屬於你一個人的,如果你覺得寂寞的話可以過來這邊,我想秀河他不會介意多一個夥伴的。但如果你要繼續傷害秀河我一定不會原諒你!」飄飄球平靜地對著花岩怪解釋著就在此時餘震又開始震動,由於這次的餘震比剛才還大再加上秀河與花岩怪剛剛戰鬥的關係,所以整個遺跡開始出現了大大小小的裂痕,此時花岩怪說:「能夠包容所有的神奇寶貝,你果然是巫女所說的神之子。要我認同你們的想法就先打敗我吧,不然我會將你們所有人吃掉」

「秀河!快點,遺跡開始崩塌了」後方傳來的墨琰的呼喊還夾雜著落石的聲音,秀河想起剛剛花岩怪對自己所下的戰書,知道自己如果逃走花岩怪就會去攻擊其他人。於是對墨琰喊道:「墨琰你先走,我必須先阻止花岩怪,不然你們會有危險的。心夜、樣樣、織姬你們幾個也跟墨琰一起先走」
「… …」墨琰看了秀河一眼,將自己另外四隻神奇寶貝放了出來
「秀河!」這時墨琰要藤蔓怪將胖丁送到秀河身邊,並對著秀河大喊:「胖丁就先寄放在你那,所以… …你一定要平安的出來!」

「我會的!還有樣樣他們就麻煩你照顧了!茉莉,把這個拿去給墨琰,順便跟著他們一起離開」秀河抱著胖丁朝著墨琰大聲回應,並將樣樣的寶貝球交給飄飄球,要飄飄球傳給墨琰
「那… …祝好運,我們遺跡外面見了!」接過寶貝球,墨琰就跳上大岩蛇離開了

秀河抱著胖丁和墨琰到別之後又轉身繼續面對花岩怪說:「花岩怪,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吧,不過由於時間不多我們就速戰速決吧,我不會在讓你繼續錯下去了」

「口氣還真大,即使你是神之子但我實在是無法信任你,就像過去那個曾包容我讓我學會信任的巫女,在緊要關頭還不是背叛我將我封印在這裡度過漫長歲月」花岩怪怒吼邊使出了『惡之波動』

「玥藍閃過之後,衝進去用『水柱尾』和他打近身戰,讓花岩怪好好冷靜一下」秀河對著藍鱷下達了新的指示然後抱著胖丁躲過花岩怪的攻擊,並繼續對著花岩怪大喊:「花岩怪!我想巫女她並沒有背叛你!如果他要背叛你的話,可以直接讓暴民殺了你,何必大費周章的將你封印住!」

「你騙人!巫女她說過是因為人類沒有殺了我的權力,所以她才會把我封印住!」花岩怪哭喊著,回想著當時巫女在封印自己時所露出悲傷的表情

「我沒有騙人,我曾經某位巫女所留下來的手抄本,上面寫著著個遺跡的過去與某隻封印花岩怪的經過,還有當時自己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我想上面寫的花顏怪因該是指你。上面寫著當時封印自己感情很好的花顏怪是情非得已的,但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你會那群暴民殺死。」秀河想起安倍家那本放了不知多久的古抄本內容,裡面的內容剛好符合花岩怪剛剛所說的事情

「這… …這是真的嗎?那麼我以前不就都… …」花岩怪停止了攻擊開始拼湊過去和巫女相處的回憶與巫女在封印自己的事情,在被封入楔石之前似乎聽到巫女講了非常小聲只讓自己聽到的『對不起』

「如果那個少女不在乎你的話,她也不會命令其他人將解開封印的方法畫成壁畫的,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希望哪天有人能夠解開你身上的封印。」秀河見這招有效,決定繼續對花岩怪親情喊話,希望能喚回花岩怪的理智

「… …果然是大神派來人間的神之子,這裡撐不了多久了。你帶著你的伙伴往那邊走會在那附近發現一條秘密通道,那條密道是過去巫女神官們的緊急逃生口,雖然裡面像迷宮一樣複雜,但是有不少神奇寶貝能替你指引出去的方向」冷靜下來的花岩怪替秀河指引了逃出去的方向
「謝謝你,這裡很危險,所以一起走吧花岩怪」秀河跟花岩怪道謝但是很擔心她的安全

「… …不了,我想留在這裡。這是我和她相處充滿回憶的地方,我想到另一個世界親自向她道歉。」花岩怪望著開始崩解的遺跡,秀河還想對花岩怪說些話時,懷裡的胖丁輕輕的拍著秀河的耳機,並對秀河說:「那個我有方法能讓不願離開的花岩怪跟我們走!」

「嗯?我知道了」秀河將胖丁放下,戴上掛在脖子上的無線耳機並迅速的按下放在口袋裡I-POD的音樂播放鍵。
才剛戴上耳機沒多久,胖丁就開始唱歌,在柔和的歌曲催眠之下,花岩怪與藍鱷開始昏昏欲睡,在花岩怪睡著後,秀河丟出了寶貝球,暫時將花岩怪收到裡面,也收回了快睡著的藍鱷
「這樣就行了」秀河收起了寶貝球,對胖丁說:「我們也趕快出去吧!」

由於原來的出入口因為落石的關係而堵住,秀河只好在之前花岩怪所說的地方另尋出路,藉由古書的幫助下,秀河花了一段時間,就找到了花岩怪口中的密道,然後跟胖丁趕快離開,深怕晚了,離開的道路就會被堵住

一路上,因為接連不斷的餘震與落石崩落的關係,使得原本生活在裡面的神奇寶貝有點小小的騷動
秀河抱著胖丁沿著秘道中奔跑,耳機響起的歌曲讓自己知道時間所剩不多,不時閃過落下的碎石,偶而會停下腳步詢問在附近的未知圖騰與泥偶小人,來確定自己是離已經在外面的夥伴越來越近,而不是在這如同迷宮般的密道中迷路
「糟糕,路好像被堵住了,這裡好黑啊,我到底走到哪了呢?」在密道中秀河停下腳步,拿出了手電筒照亮了道路,開始思索其他的出入口

「為什麼這裡比剛剛的遺跡還值錢啊!居然有一堆寶石與金礦!要先思考要怎麼出去才行,這裡以後再來。」秀河在找尋其他出入時還順手撿了幾塊寶石放入背包裡,在這時原本在附近,害羞的天秤偶跑過來問:「那個… …我聽說你遇到困難迷路了,我想我可以幫助你們,你們跟在我後面就能出去了。」

「謝謝你」正在苦惱不知道怎麼出去的秀河,向天平偶道謝,又繼續抱著胖丁跟在天秤偶後面

跟在天秤偶後面過了很久,天平偶開口說:「在這些碎石的後面就是你們一開始進來的洞口,你等一下我用自爆把這些石頭炸開你就能和你的伙伴見面了」

「等一下,如果用自爆的話你會受重傷,你幫我帶路我很感謝你,但是為什麼為了幫我,不惜犧牲自己呢?」

「… …是因為在住在這裡的某位亡靈拜託我幫助你們的,她說你讓花岩怪得到了救贖,讓花岩怪有個歸屬,她也能安心成佛了」

「那個你不用用到自爆,我有方法可以出去,玥藍、使出『擊碎岩石』,還有真的很謝謝你」秀河將藍鱷放出,利用藍鱷的『擊碎岩石』清除了擋在出口的岩石之後,就帶著胖丁和藍鱷一起走出去。

「各位~」秀河出了洞口對著其他人的大喊
「歡迎回來」
「沒受傷,真是太好了。」
「你讓飄飄球擔心了……」看著衝過去的飄飄球,墨琰將寶貝球還給秀河。
「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那我拿這個像你們賠罪吧」秀河從背包裡拿出了剛剛隨手撿來的寶石分給大家,因為所有人都安全出來了,所以氣氛變得很輕鬆,大家就在附近早地方坐下休息,準備等等一起回去。

「那個……花岩怪該怎麼辦?」
「看誰要收留他就拿去吧……」
「不然放生也可以啦」
「诶!這樣不會又發生跟傳說一樣的事情嗎?」
「應該……不會吧……」大概

題目 : 神奇寶貝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津崎杉 美

Author:津崎杉 美
最近迷上了都市傳說,會將查到的都市傳說放到部落格裡,有些是聽來的有些則是網路上查到的...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部落格好友一覽